人物專訪6696

患上一種無可救藥的浪漫-張麻口

自稱重度癡迷影像工作者,

無論手上是否拿著相機,打開身上所有細胞感受生活點滴,

活躍光影與色彩的運用,將期待現實化,

賦予畫面溫度、靈魂。

-張麻口-

 

美感不一定與生俱來,但可以培養

white2《禮服/White 手工婚紗》

「攝影是一種無可救藥的浪漫。」對張麻口來說,攝影不只是一個職業,更能為生活紓壓,開始執起相機成立工作室前,麻口從事廣告設計耕耘了10年之久,一直到現在都離不開「美」的事物,早期攝影對他來說是興趣,笑言自己踏入攝影是從踢到一台底片單眼開始,而改變他人生方向是從踏入台北這個城市開始。他說:「離開了生活那麼久的花蓮,剛上台北那一年,帶給我內心很大的衝擊。當時除了做廣告設計外,也常被指派到各地拍攝樣本,幾乎整年的2/3時間都在飛,為了取得浩瀚壯闊的畫面,過程其實很艱辛,甚至爬上新疆天山大峽谷,走進秦嶺淮河交界,每一個畫面得來不易,也帶給我視覺上很大的刺激。我還記得第一次走在上海街道上,天空飄下細細的雪,落在我手上的雪真的像書上畫的,呈現片狀,這是在花蓮所看不到的畫面,對第一次離鄉背井的我來說,內心激動得不斷翻騰。」

IMG_0850

對攝影充滿熱誠的麻口,受朋友的大力鼓勵下成立了工作室,開始拍攝婚禮記錄之前,麻口是以拍人像寫真為主,並出了一本《唯美寫真手帖》打開知名度,一直從事與美相關的工作,讓麻口對畫面特別敏銳,他說:「我本身很喜歡看展覽,不僅攝影展,甚至畫展,其實很多繪畫的技巧都可以延伸到攝影,就像中國潑墨畫、國外的後現代畫,從中挖掘他們畫光影的手法並運用到攝影上,例如:想像這道光從哪裡打在人身上會呈現什麼模樣,甚至對影像後製也能有基礎概念。」

IMG_4435_1

從中可看出麻口對光影與後製有著狂熱的迷戀,而這也成了他作品強烈的特色,他說:「我們對影像都會有期待,而畫面中不管是人的動作或是光影都能被感受到溫度與情感,這就是每一張照片深度上的靈魂。我很喜歡在照片塞梗,讓看的人會心一笑,例如去年5月在聖托里尼拍攝,我請新人走在海岸邊的小徑上,陽光從他們背後照過來,兩人手牽著手,新郎看著陽光的方向,而新娘看著新郎的臉,恰好打在牆上,形成有趣的對比,延伸出愛戀的情感,這也是讓人能從照片中找到一些有意義、巧妙的地方。」

聖托里尼-麻口2

關於後製,麻口笑說:「因為出了那本書,我的後製頗受注目,我想這是深受10年的設計工作蠻大的影響,當時每天必須吸收美的事物,並預知未來流行趨勢,所以在開始教學後,我常告訴學生美感的養成是很重要的,我並不會教光圈快門怎麼調。」

white3

《禮服/White 手工婚紗》